徽商斷想錄之思考徽商

來源: 時間:2008-01-03 作者:

  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假如你要列舉中國十大商幫,徽商理所當然地位列其間,如果你對中國明清兩代的歷史有進一步理解的話,那你就會為晉商為十大商幫之首還是徽商為十大商幫之首而躊躇。

  假如你要列舉中國當代十大新商幫,你就會驚詫地發現前五大商幫可能是浙商、閩商、潮商、魯商、蘇商。在剩下的五個位置里你憤憤不平地尋找“徽商”,大多只會讓你失望而歸。

  歲月就像一位“蹩腳”的魔術師,總是試圖抹去歷史長河中的一些蛛絲馬跡,卻又總在不經意間驗證一個意外的結局。

  如果你有興趣和我一道穿過時光隧道,在三五百年的時空中來回穿梭,你就會驚詫地發現:

過去,徽商是寂寞地活著。
現在,徽商在思想著。

百年孤獨

  時光流轉到14世紀的中葉,安徽鳳陽的放牛娃朱洪武一統江山,建立了大明王朝,當時商人憑“鹽引”到指定鹽場和指定地區販鹽。因實行專賣,鹽商利益頗豐。晉商地處大明邊陲,于是捷足先興。一時間,晉商富甲天下。
風水輪流轉,150年后到了徽商人家。15世紀末,明朝弘治年間,商人可以用銀兩換鹽后販賣;丈桃蜞徑鼉苫贷}場集散地——揚州而逐漸興起。

  徽商販運鹽、茶、山貨,經營文房四寶,走出了一條日后教科書上才有的貿易路線:掌蕪湖商道,扼長淮渡口,東進蘇錫常,西出贛、湘、川、云、貴,北往京、晉、冀、魯、豫,南達閩、粵直至揚帆扶桑、印度、暹羅、馬六甲。時至清朝中葉,與晉商齊名的徽商便戲劇化地一躍成為第一商幫。

  從此,徽商進入鼎盛時期。從此,徽商告別“不識愁滋味”的少年,步入寂寞中年。

  徽商300年的輝煌發展史,實際上是寂寞而漫長的文化苦旅。

  在中國商業發展的漫漫征途上,有人以“詐”生財,有人以“信”致富,有人唯利是圖,有人以義取利,有人漫天要價,有人童叟無欺……徽商
作為征途上的一支勁旅,是中國商業道德行為規范孤獨而堅持不懈的探索者。

  在今天看來,這些于文化苦旅錘煉出來的思想精華仍在導引我們新時代的商人。

不再寂寞

  歷史仿佛就選擇了今天,選擇了20世紀末21世紀初,一切猶為昨日重現,只是物換星移,故事的主人公不是晉商,不是徽商,而是——浙商。

  在上海灘,有5萬家浙江企業在發展,其中有一定規模的達2000多家,平均6家在上海注冊的外省市企業中,就有一家來自浙江,在上海經商的浙江人達25萬,所辦企業注冊資金達610億元。

  在重慶,浙江人投資10億建成西部鞋都。

  在北京,全國最大的服裝批發市場、最大的燈具市場、奧運場館的背后,都閃現著浙江人的身影。

  在全國,北至黑龍江、西達新疆、南到海南,無不有浙江民間資本擴張的事例。有數據表明,自“九五”以來,浙江已有7000多億元民間資本進入全國各個領域。

  雖然坊間尚沒有“無浙不成市”一說,但全國商品市場、產權交易市場、房地產市場、資本市場,浙江人都成為名副其實的生力軍。浙商理所當然地成為中國第一商幫。

  無限感傷的徽商后裔,并不愿去忌妒浙商,更希望社會能從徽商這特殊的經濟文化中找到重振徽商雄風的“興奮劑”。

  二三百年前,徽商在市場大道上寂寞地奔跑著,憑借道德的力量,跑向鼎盛時期,又在墨守成規中走向衰落,步入林間小道。今天,我們需要的是,接過火種,揚棄徽商精神,徽商商德,徽派商業文化和科學的商業道德觀的新徽商。

 。玻埃埃衬辏乖,首屆中國徽商大會召開。會議時僅兩天,但會議規模、會議規格及簽約成果卻是史無前例的。更重要的是,會議按照“歷史悠久的徽商、與時俱進的徽商、放眼全球的徽商、走向未來的徽商、再創輝煌的徽商”五個部分,充分展現了安徽的經濟實力,塑造了一個與時俱進的新安徽、新徽商形象。2004年11月,在黃山召開的“2004國際徽商論壇”上安徽省副省長文海英高興地說,在徽商精神和徽文化的孕育下,新徽商代表馬鋼、海螺、江汽、奇瑞走出了中國,走向了世界。在省外的皖籍企業家中,史玉柱、王傳海、祝義才都展現了新徽商的精神風貌。
而此時此刻,2005年中國國際徽商大會正熱火朝天地進行著。

  期待底蘊豐厚的徽商吸引了不是更多人的眼球,而是更多人的思考,更多人的行動……讓徽商從此不再寂寞。

  珠海巨人高科技集團總裁史玉柱因巨人大廈遭受挫折,又依靠腦白金籌來的錢還清巨人大廈的債務,許多人都說,只有徽商會這樣做。

  江淮汽車左延安不遺余力花費5年的時間推進學習型企業,終于贏得江淮汽車連續多年的穩步發展,許多人說,只有徽商才有這樣的遠見。

思考

  徽商的輝煌歷史,至今讓為你為我這樣徽頭徽臉的安徽人有無限的榮耀和無盡連綿的憂郁。

  當浙商縱橫馳騁、閩商風行天下的時候,當魯商以齊魯文化帶動產業發展的時候,當蘇商把徽人祝義才推舉為領導人物的時候,當這些地緣商人在徽商“戰斗”過的地方崛起的時候,難道我們就只有一句:

唉,想當年……
想當年,江浙大地在徽商眼里遍地是金。
看今天,江淮市場成了浙商、蘇商乃至閩商、魯商眼里的肥肉。

  來自浙江的服裝品牌“杉杉”、“雅戈爾”、 “報喜鳥”、“美特斯·邦威”成了江淮大地的暢銷品牌,來自浙江的房地產公司開發了“萬家華庭”、“綠城桂花園”等風格獨具的社區、來自江蘇的“蘇寧”、“五星”正在瓜分這里的家電市場,來自山東的海爾、海信正在這里落地生根,來自福建的“柒牌”、“七匹狼”正在這里……

  回頭再來看看我們這塊曾經輝煌的土地上灰頭灰臉的商業景象:

  我們擁有全國知名的優質棉生產基地。我們是天然彩棉的故鄉,可我們沒有一只在全國叫得響的服務品牌。

  我們是輕工大省,但曾經叱咤全國市場的“揚子”被人束之高閣了,曾經敢與海爾、科龍叫板的“美菱”被科龍并購了;曾經代表“時代潮”的榮事達重組了;還有曾經的“黃山”、曾經的“芳草”……

  我們是農業大省,但我們既沒有“壽光的蔬菜”、“萊陽梨”來挽回徽商的面子,也無法指望江淮大地冒出“燕京啤酒”、“匯源果汁”、“涪陵榨菜”……

  我們是煙酒生產大省,別看全國各地皖煙酒熏得人頭暈眼花,但你就是出不了“中華”、“熊貓”,哪怕是“白沙”、“大紅鷹”,不服是吧,古井不是“老八大”嗎,新八大里,安徽又有幾席?

  我們不是科教城嗎?你研發了中國第一臺VCD,可你就是不能把技術變成生產力,商場里那么多VCD、DVD、EVD品牌里有沒有徽字牌?

  作為安徽人你能說你不為徽商思考嗎?

  聽身邊許多外地朋友談與安徽商人打交道的故事,一個總體印象是,大氣,有文化,善經營。談及徽商的另一面相當一部分認為:安徽商人把經商當作一種手段,不只是掘取財富,還要掘取財富之外的如權力、地位、榮耀等許多他們認為更有意義的東西。掌握國有企業的安徽商人希望通過把企業經營好,得到上司的賞識,從而進入政界,在政界謀求最終的歸宿。民營企業的老板中有一部分人把企業做到一定層次后,熱衷在政府組織或相關的鄰近權力中心的非政府組織中尋找位置。

  傳統的徽商文化,已經讓現在的安徽商人找不到屬于自己的階層,是否也讓迷失在市場經濟大潮的安徽商人走上了一條文化歧路?

  浙商呼喚的是與時俱進,不斷充實的浙商文化,那么徽商呢,當代徽商呢?是不是更需要在承繼傳統徽商精神的同時創造適合于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全新的徽商文化?

頂一下
(1)

文章評論 [] [ 查看完整內容 ] [ 注冊新用戶 ]

用戶名: 密碼: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250字,需審核,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
匿名?
搜公眾號:飆馬中國商業地產
搜微信號:pmmaket

掃一掃,請關注我
人妻无码,小14萝裸体洗澡视频免费网站,白丝极品老师娇喘呻吟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